一个执旗的人——访南京大学商学院赵曙明教授

2019-09-28   

序言:

  最近不断遇到商学院的MBA、EMBA校友,当他们说到当年的老师的名字的时候,我一样感到十分的亲切。赵曙明,1952年出生于江苏省南通市,于1997年至2011年期间,担任南京大学商学院院长。我曾于2006年10月前往南京大学商学院采访时任赵曙明院长。一起来重温一下赵院长的访谈……

 

  赵曙明,南京大学商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江苏省人力资源学会会长及江苏省企业管理协会、企业家协会副会长。研究方向:人力资源管理与企业跨国经营管理。

  赵曙明教授在人力资源管理及企业跨国经营的研究方面颇有造诣,出版了《我国管理者职业化胜任素质研究》、《人力资源管理研究》(管理科学文库)、《跨国公司人力资源管理》、《中国企业人力资源战略管理》等20余本著作,撰写了300余篇论文。他是最早将西方人力资源管理理论引进到中国,并将西方人力资源理论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学者之一。他多次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教育部科研基金项目,深入到中国企业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提出了一系列适合中国企业人力资源管理的理论,分别于1992、1996、1999、2002、2005、2008年成功组织了六届企业跨国经营国际研讨会;先后十多次获得国务院、教育部、江苏省政府以及南京大学颁发的教学和研究奖;作为五位获奖者之一,于1996年获得前国家教育委员会跨世纪优秀人才培养计划基金(管理科学);在1997年被中国人事部等8部委评为“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第一、二层次培养对象”;1998年和2002年两次被江苏省评为“333工程跨世纪学术、技术带头人培养工程第一层次培养对象”;2007年被江苏省委、省政府评为“333工程首席科学家”;1999年、2004年和2008年被中国教育部聘为“教育部第四届科学技术委员会学部委员”;2000年、2002年、2006年和2008年被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分别聘为第八届、第九届、第十一届和第十三届学科评审组成员。2002年被评为财智中国HR年度人物。他被《世界经理人周刊》、人民网等评为“中国最具影响的十大管理大师”之一;被评为“2005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十大管理大师”之一;2006年2月18日他被评为“2005年中国十大教育英才”。

  2003年被国务院学位办和国家教育部聘为“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2006年被国家教育部聘为“工商管理类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赵教授从2002年起担任英国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ross Culture Management的合作主编(Co-editor)、还担任Management and Organization Review,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Asia Pacific Journal of Human Resources,The Journal of Industrial Relations等国际刊物的编委。2003年9月9日被南京大学表彰为2003年度南京大学先进工作者;2003年他的著作《人力资源管理研究》获得第13届中国图书奖和江苏省第8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2006年被美国Seton Hill大学授予“人文科学——工商管理荣誉博士学位”;2006年他的著作《人力资源管理研究》被教育部评为第四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2006年被江苏省委、省政府评为江苏省先进工作者;2008年6月8日获得美国密苏里大学校长最高特别奖章。

  赵曙明教授曾是夏威夷大学、多伦多大学、密苏里大学等八所商学院的兼职教授,现为美国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的兼职教授和美国密苏里大学兼职教授;他曾在美国、加拿大、日本、英国、爱尔兰、德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兰、葡萄牙及新加坡等地讲学。他已为多家国有、外资与民营企业进行了管理咨询。他还担任有着150年历史的德国公司KHD Humboldt Wedag国际公司、江苏小天鹅股份有限公司等四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

22.jpg

一个执旗的人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多姿多彩的,

  尤其对于经历丰富的人。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坎坷曲折的,

  尤其对历经沧桑的人。

  因此,

  有的人因为具有神奇的慧眼而睿智;

  有的人因为具有传承的质朴而真诚;

  有的人因为具有深沉的柔情而温和;

  有的人因为具有纯净的心灵而儒雅。

  所有的这些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他就成了赵曙明。

  “我的父亲是个农民,一生以种地和理发为业”,赵曙明并不避讳自己的出身。

  黄铜脸盆,油腻的毡布,那些或黑或白的脑袋恐怕就是赵曙明的童年记忆了。

  和几乎所有农家孩子的童年一样,赵曙明小时候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优异,起码,没有小说中常常出现的一个智慧的大人拂着小孩的脑壳说,“此人不可限量”。

  但是,赵曙明的父亲在那个年代却表现出了异于旁人的高瞻远瞩,他选择了让赵曙明上学,而不是继承他的头上功夫。这足以让赵曙明感念一生。赵曙明16岁时,父亲就教会了他理发的技巧。在大学时,特别是在美国留学时,他帮助许多留学生免费理发。父亲给予儿子的不仅如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赵曙明一生的“出息”都是父亲给的。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的人力资源学说的发展和运用也都是赵曙明的父亲给的,这是后话。

  20世纪70年代初的一个夏天,之所以说是夏天,是因为那时候麦浪滚滚,里下河的田野里一个英俊的年轻人背手而立,炯炯的目光里已经闪现出十足的踌躇满志。他肯定不会想到30年后,他的学生会像田野里的麦子一样疯长。这时候的赵曙明已经是里下河地区一个村的生产队长,从71年高中毕业,读书读到了“最高学位”的赵曙明不得不回乡务农,先做了生产队的拖拉机手。一年后,作为整个大队里唯一的高中毕业生,赵曙明被村民选为生产队长,后又被任命为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和大队长。“我的吃苦能力就是从那时候培养起来的”,赵曙明说。接下来又说,“现在个子不高,就是那时挑担压的。在乡下,什么活都得干,养猪、挑大粪,最苦的是“上河工”,要把河泥挑上好几米高的河堤,午饭只能就着漂了几块白肉的大白菜汤吃胡萝卜饭。“那时我挑200斤一点没问题,现在恐怕100斤都挑不动了。”

  把吃苦当作一种能力,在我所见的大家大儒中,赵曙明是第一个。

  在当时不知道读书有什么用的农村,赵曙明相当能读书,这已经说明了他异于旁人的对生活的理解。而相当能读书,说明了赵曙明强烈的求知欲望。

  而能当选村党支部副书记,从一个侧面说明赵曙明与生俱来的政治素养和对社会的体察。

  而这些,已经奠定了一个人未来成功的因素。

  成功的人的经历,就像叶片的脉络,他能告诉你枝繁叶茂的奥秘,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不厌其烦的表述。在这些成功的脉络里,芸芸众生或许从中能找到自己的一支。

  从此以后,赵曙明在仕途上青云直上。如果写小说,赵曙明的人生或许又是另外一番模样,可事实是,真正的人生有时候比小说更具有戏剧性。

  还是在1974年,招收工农兵大学生的消息传来,对于赵曙明来说,是走自己的仕途,担任公社半脱产的党委副书记;还是圆大学梦,这是一个问题。相信那时候的赵曙明经过了艰难的选择,最后他做出了另一个异于常人的举动,上大学,这是他内心灵魂的召唤。

  大队老支书失望了。老支书是赵曙明人生中最为感激的人之一,在赵曙明农村阶段的4年生活中,他起到了教诲和培养的作用。他是赵曙明农村版的德鲁克。

  看着赵曙明在推荐表中填上了“江苏农学院”,老人的心情是复杂的,他知道这个年轻人再也不会回来了,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飞天。

  而其后的赵曙明的经历印证了中国的一句古语,“古今成大事者,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报考江苏农学院的赵曙明阴差阳错的被南京大学外语系西班牙语专业选中,而后又被录取在英语专业。

  让人啼笑皆非的结果!

  “那时候学外语干什么,所以当时的情况让我感觉很伤心。”

  看着别的城里同学那种在现在看来仍然是蹩脚的英语,在赵曙明的眼里比百灵鸟歌唱还让人愉悦。可以想象,连英语26个字母都念不全的赵曙明心中肯定非常的失落。

  排在最后?这对赵曙明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在逆境中越显刚强的赵曙明又一次祭起吃苦的大旗。就像武林高手使出的杀手锏。

  “所以每天给自己定任务默写20个单词,那时候非常苦。宿舍晚上9点半熄灯,我就到厕所,忍着臭气看到夜里一两点才钻进冰冷的被窝。”有很多次,晚上起夜的同学被幽暗的厕所里叽里咕噜的声音吓到。

  后来,他竟成了学校的先进,并当上了整个英语年级的大班长。

  “我一生当中很能吃苦,我现在跟学生讲,吃苦也是一种能力,现在我们的大学生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所以吃苦能力太差。”看来,现在社会对大学生的失望,不仅仅是教育制度的问题。

  1977年夏天,在外交部和南京大学的一番争夺之后,大学毕业的赵曙明留在了南大外事办。

  这时候的赵曙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能在哪方面取得发展,对他来说,每一件降临到自己身上的事物都是一种考验,是安身立命之所在。就像一茬庄稼,不辛勤耕耘就没有好收成,弄不好还要挨饿。所以赵曙明把“每天都要有进步”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一刻也没有放弃对英语的学习。这时候的赵曙明,在学术上有点随遇而安。他在等待,或者说在积累,他还没有遇到可以让他热爱一生的、值得付出自己全部心血的事业。

  但无论如何,机会总是眷顾那些有准备的人。这在哪个时代都是不二的真理。

  1981年初,他被选中赴美进修。到了美国,他又通过托福考试获得了加州克莱蒙特研究生院的奖学金,攻读教育学硕士学位。

  当时,计算机在美国已经相当普及,这对来自中国的赵曙明来说却是一个异常陌生的家伙,这让赵曙明想起了许多年前学英语的日子。

  那些日子,赵曙明成了克莱蒙特研究生院计算机室每天来得最早的人。晨曦中,他常常是拎着一袋面包守在机房门口等管理员来;夜色中,他在管理员一再催促下最后一个关上电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影回到宿舍。凭着这股子拼劲,他很快掌握了计算机操作技术,用计算机完成了一篇又一篇论文……

  在美国求学的赵曙明,读的是语言学和教育学,在一个计划经济为主导的国家里,或许语言和教育学更为适用,所以当克莱蒙特研究生院的校长奉劝他读管理的时候,并没有引起他的思考。

  “学了管理也不一定会当上管理者。”赵曙明说。

  1983年,赵曙明学成归来。邓老1979年画的圈明显的在大范围内扩大,社会中已经有一缕缕商品经济的味道,引得人们开始躁动起来。

  这一次,赵曙明没有选择随遇而安,一股强烈的冲动在他的心中涌动,那就是学管理。其实,每个人的生活中,都不乏这种忽然的机缘,在这些机缘的触发下,我们会产生一种对某种东西不可抑制的冲动感觉。就像一个孩子对玩具的喜好,孩子真正喜欢的并非玩具本身,而是玩具带来的那种新奇的感觉,那种神奇的感觉将会伴随他一生。很多年后,赵曙明总结了那种冲动——使命感。

  “我们那个时代,有很多可能性选择,不论做什么,使命感很重要,有使命感才能使自己活得更愉快一些。”

  1987年,赵曙明做出了他一生中至关重要的选择,那就是自费去美国学管理,专攻高等教育与人力资源专业,学习德鲁克的管理思想。他觉察到这个专业对世界人口第一大国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将它定为自己学术研究的方向。而对人力资源专业的选择,使赵曙明成了国内人力资源开发的拓荒者。而在他之前,中国只有基于计划经济的人事管理。

  虽然能够学什么不能够学什么和一个人的智力结构有关,但同时也和一个人对社会的深刻体察有关。

  在美国,终身以教学、著书、咨询为业的德鲁克,在管理思想和学者道德方面对赵曙明启迪最大,“他讲管理不在于‘知’,而在于‘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德鲁克是赵曙明的缔造者,他以那种细致缜密的思想渗透、影响了赵曙明的一生。2005年11月11日,德鲁克先生逝世,听到这样的噩耗,赵曙明呆呆的怔在那里,半晌没有说话。在后来回忆德鲁克的文章里有这么一句:“生命的密度要比生命的长度更值得追求。”

  “德鲁克先生是一个跨世纪的高龄老者,他的思想将远远超越他所在的时代。作为聆听德鲁克先生教诲的学生,1991年回国以后我一直致力于传播先生的学术思想。”赵曙明说,“今年是德鲁克先生诞辰一百周年,许多国家的不同组织都举行纪念这位大师的活动。南京大学商学院将于2009年10月16日举行纪念德鲁克100周年诞辰暨德鲁克学术思想研讨会。”

  在美国,专业基础薄弱,生活费用拮据,修学时间紧张,在这个东方学子面前,蹲着三只“拦路虎”。赵曙明每天的睡眠时间从来没有超过5个小时,1990年,在撰写博士论文的最后阶段,他拼红了眼,两次累倒在书桌边,前来探亲的夫人许晓梅见状心疼得哭了起来。

  不到三年,赵曙明就从克莱蒙特研究生院捧回了博士学位证书,并把自己的名字写到了美国管理科学院的会员名册上。

  在后来的回忆中,赵曙明说出了选择人力资源专业的真正想法:选择这个专业和自己的经历有关,从我的经历来讲,人是可以塑造的,人力资源的可贵之处,就在于怎样引导,怎样塑造人,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会选择她。

  赵曙明的成功,在于他的至关重要的三个选择,上大学、读管理、从美国回国。

  1991年,在佛罗里达州大西洋大学商学院完成博士后研究的赵曙明来到了人生的又一个十字路口。三所美国大学邀请他前往任教;一家三口均在美国,当时来美已经4年多的11岁的女儿开始读5年级,不太爱读中文;由于特殊的历史背景,许多同期赴美的学者都留了下来,而在此时,从祖国传来了母校的声声召唤。

  不惑之年的赵曙明做出了也许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

  10年后,一个采访赵曙明院长的记者写到:“我在南大商学院的院长办公室问他,‘说实话,后悔当初的选择吗?’‘从不后悔!’赵曙明言辞坚决,他动情地说,留在美国,一年十几万美元的收入,我会有房有车,但我一个农民的儿子能有今天,得益于祖国的改革开放,一个男人总得做点事业,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为自己的国家培养一批高素质的管理人才。”

  赵曙明说,他相信萨特的说法,每个人就是一个空洞,人的一生都在填补这个空洞,人生就在这个过程里面。他回国是要参与改革的过程、参与这个变革的社会,参与是最重要的,但能参与到什么程度,是由个人的能力和眼界所决定的。他说,人要有历史感,意识到自己是在创造历史。

  回国后,赵曙明担任南京大学商学院副院长。但他紧张忙碌的“吃苦”生活并没有结束,十几年来每天只睡4、5个小时。

  他回国后立即组织班子,用3年多时间写成了一套8本装的《国际企业经营管理》丛书;他开发设计了国内第一套“企业人力资源指数”;他带着博士生调查了100多家国有企业、三资企业、民营企业和一些大型跨国企业,拿出了国内管理学界第一份企业人力资源调查报告。

  1995年8月-1996年8月,赵曙明成为南京大学商学院代院长,1997年11月开始,正式担任南京大学商学院院长。

  10多年来,南大商学院最受人瞩目的是MBA和EMBA。赵曙明由副院长到代院长,又在院长位置上干了11年多,他不懈努力不断推出项目,培养出国际化的高端人才。短短18年时间,他是桃李满园,在我们面前的他,是院长、博导、教授、国家重点课题组的负责人,25个国内外奖项和荣誉称号,300多篇学术论文,20多部正式出版的著作。这就是18年来每天只睡4、5个小时的赵曙明;这就是以选择教师为终身职业而自豪的赵曙明;这就是即将迈入知天命之年的赵曙明。2002年在他学生为他举行的50岁的寿筵上,40多位博士、硕士用简短的话来概括他们的老师时,不约而同地说:“工作狂”。

  在2005年,南京大学商学院EMBA教育获得“最佳EMBA教育机构奖”,院长赵曙明教授与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执行院长刘吉、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经济学教授张维迎等人一起获得“中国商学院领导奖”。2006年5月被美国Seton Hill大学授予“人文科学——工商管理荣誉博士学位”,这是该校在亚洲唯一授予该学科的学位。2008年6月8日他获美国密苏里大学校长最高特别奖章。

  现在,作为院长的赵曙明依然坚持教学,每周给本科生、MBA和博士生授课。每天的日程安排很紧,早上5点多钟起床,处理电子信件,8点开着车从江宁赶到商学院上班,下午6点半离开。有时晚上还有应酬,忙完应酬回家还要备课、做研究。

  赵曙明说,一个商学院院长要具备三个能力:创新能力、吃苦能力、服务能力。吃苦是一种能力。吃苦体现了一个人对自己事业的追求和热爱,也只有吃苦才能将自己的创新理念坚持和实施下去。很多人不是不具备创新的想法,而是不具备坚持下去的能力。

  而对一个大学,赵曙明认为应该以精神生态重建作为大学的核心。我简单地把他理解为怎样教学生做人。

  也是由于在这一点上,使我看到了赵曙明前后在美国生活7年给他留下的印痕。

  赵曙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首先,他是一个学者;

  走出书斋,他就是一个管理者;

  学者要搁置自己的意识形态,以客观态度对社会现实做出分析,因此他是一个冷静而清醒的旁观者;

  而一个管理者,他要使一个机构得以运转,因此他是一个行动者;

  正如艾默生所说学者不是独立于世的,他是一个执旗的人。

赵曙明院长.jpg

  [赵曙明语录]

  人力资本

  1993年,美国有一个学者叫汤姆•斯迪沃得(Thomas Steward),提出了智力资本,主要是包含了人力资本、结构性资本和顾客资本。一个企业能不能参与竞争,能不能成功,能不能生存下去,首先是靠人力资本,这是人才的问题。

  产品的技术含量

  将来能不能竞争和成功,关键看你企业里员工掌握知识的多少和掌握知识的能力。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而将来价格的优势越来越小,关键的问题是差别化优势。这个产品和那个产品有什么差别,除了品牌的差别,基本上价格的差异很小,将来它实际上是微利的,主要是技术的含量。

  商学院

  从商学院来讲,以后的竞争在于差异化优势和竞争优势。我们主要是走国际化的道路,办出特色,培养有全球观念,有国际工商管理知识的人才,参与全球的竞争,为中国的企业和国家做出贡献。

  排名

  我们不太重视排名,现在国内的评估机构很多。有的是商业行为,有的不是商业行为,我们不太清楚。这种排名跟国外不一样,像美国有权威的机构都会来参与评判,有很多公开的指标。

  企业管理

  做一个非常好的教授不容易,因为要想方设法把一句话要变成八句话,讲的大家听懂。作为优秀企业家来讲更不容易,要把企业从创办、发展、成熟,特别是还要跟国际一流的企业来竞争,那么他的管理就要讲究怎么样把八句话变成一句话,越简单越好。

  管理者的职业化

  管理者的职业化、市场化和国际化,首先是一个职业化的问题,从职业化的角度来讲,我们过去讲职业化比较高的有医生、律师、教授,但是从企业来讲,我们怎么去培养职业化的经理人?包括人力资源的经理人?这里面关键的问题是要有一种资格,怎么去测评?美国《Business Week》曾发表一篇文章,比较研究中国的上市公司和印度的上市公司,结论是:大多数中国的上市公司绩效不如印度的上市公司,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什么呢?国有企业的管理者中许多是准官员的经理人;而许多民营企业经理人又是公司的所有者。中国缺少的是职业化经理人。

  职业化的问题首先是市场化

  作为一个管理人员,大学的校长、商学院的院长,是一个管理者,那么你应该走职业化的道路,但是在中国没有这种市场。我在南京大学商学院做院长,要是想换一个商学院去当院长就不可能,因为没有这个市场。所以我觉得职业化的问题首先是要市场化。


本文节选自商学院资讯编辑部于2010年编辑出版的《中国著名商学院院长访谈录》(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

11.jpg

孟歌简介:商学院资讯网站主编,B-SCHOOL TIMES杂志主编。曾担任《中国企业报》商学院资讯周刊主编,组织出版的书籍有:《中国著名商学院院长访谈录》、《纵观商学院》、《中国最具价值商学院》、《中国最具价值MBA》、《商学院——智慧的碰撞》等书籍。主持录制过视频采访节目:《中国MBA20周年——商学院院长访谈录》;组织策划过的高峰论坛:首届中国名校EMBA校际交流峰会等。

Copyright(c) 2005-2017  蒂典鼎盛国际管理咨询(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TEL:010-68488139  QQ:365378162  Email:bschool@vip.sina.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蜂窝路甲15号  邮编:100038

京ICP备1202957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8819号